诗人把女子写入诗中

用爱慕点缀着其韵律

用仰慕装饰着其结构

毫不掩饰

女子轻声品读着这诗

紧缩的眉心初见朱红

几滴眼泪化入诗句中

不敢相信

美貌遥远地击中诗人

诗歌轻轻地揭开面纱

如若女子可以承受

诗人便可以续写

诗中的女子不会老去

诗人却会

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
Published

16 October 2012

Category

poetry